婚禮的祝福(上)

 
attachments/200902/3799897508.jpg

2005.02.16

婚禮的祝福 (上)

攝影 / 文字  李傑瑞

 
那一天我的朋友結婚,去祝福朋友結婚是件相當可喜可賀的事情。看著認識十幾年的老同學牽著幸福的新娘走向紅地毯的那一端,就會感覺他們的幸福都快從胸口滿溢出來。

一邊看著他們,一邊在腦海浮現學生時代跟新郎一群人躲在廁所抽煙被抓的鳥事,少不更事的年輕熱血歲月沒想到這麼快就飛過去,十幾年了,很多朋友都長大了,也都準備進入下個人生的階段。

結婚前一個星期,朋友找我去他家商量婚禮事前作業時,我發現,我除了當個稱職的祝福老同學之外,還必須充當男儐相、攝影師、婚禮現場佈置打雜外加事後送客補足新娘手上的糖果盤,就連早上去迎娶的時候,都必須充當男方的氣勢陣容部隊。

好吧,衝著老同學的面子,結婚當天,翻出穿上兩三年沒穿的西裝,開車赴約,出發前還特地去加油站洗車喲。呵~我真是有情有義的好青年啊。

微風徐徐,開在假日沒啥車的高速公路上奔馳,感受著引擎的動力,搭配右手的美而美早餐,其實是蠻舒服的一件事。

我是接手我爸的車子,這台超過十年的車子,只要時速超過100公里,方向盤就會不自覺的抖動,我把這種現象都歸類為人性化的高科技配備,提醒駕駛速度不能太快。

但話說回來,我也真的很佩服老一輩及古人的智慧,到底是誰發明這些傳統的禮俗及算好的時間點,晚上七點的喜宴,我必須天剛亮的一大早就必須開車趕過去準備跟新郎去女方家迎娶。

哪個時間點必須做什麼事情,哪個時間點必須開始拜拜或出發,就連哪個時間點大家必須吃湯圓都要算的好好的,不能太早吃,也不能太晚吃,儼然就是結婚的交戰手則或使用說明手冊,一個口令,一個動作,一點都不能馬虎。

而新郎,其實是個很不拘小節的人,以前在唸書的時候,他的神經大條及沒差哲學是有名的。

「喂!打完球至少該洗一下手再吃飯吧!」「啊沒關係啦。」

「拜託~掉在地上的煙就不要再拿回來抽啦!」「啊還好吧。」

「哇靠~整個考卷都空白你也敢交喔,申論題少說掰一下吧!」「啊沒差啦。」

就連上次他交往六年也跟我們同班同學的女友,跟研究所的學長跑了。他那時候剛當完兵。

我們衝去還在家找工作的他,心理還想說好險他當完兵了。他看到我們來,也是只有靜靜的跟我們說:「...啊算了啦...。」

不過後來聽伯母說,他每天都關在自己的房間裡面,誰也不見。二個月後,他瘦了八公斤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邀我們去打球,唉,這就是青春啊。

回到婚禮,在結婚當天的整個時間表裡面,各級長輩通常在每個時間點都會有許多不同的意見,當然,年輕人也會有年輕人的想法。

「媽,拖鞋沒差啦。」新郎在哀嚎。

「不行,去阿伯那買新的,而且位置一定要朝內,快去!」伯母也很堅持。

不過基本上,當初幫忙拍婚紗的業者都會順便介紹所謂的婚禮顧問,舉凡所用得上的花朵盤子架子等小東西,一直到整個配套措施及流程,他們都會幫您準備齊全,還會有派一個人跟著你一整天幫您張羅,只不過聽說所費不貸,好像整個流程下來含婚紗六七萬跑不掉。

但講實在的,這樣的確省事多了,很多東西也不必花錢自己買,婚禮顧問都會幫您準備好,所以算一算其實應該還好,畢竟以一個傳統家庭來說,結婚其細節實在是繁瑣到爆。

出發去迎娶的時候,我們依照女方給的時間表剛好到女方家裡樓下,女方家的陣勢也是烙了一堆人。進去後,我們坐在偌大的客廳裡面,喝著他們準備的超甜湯圓,一人一大碗,必須喝乾淨才行。

我們坐在客廳的這一頭,連新郎八個人,正襟危坐,令一頭站著十幾個女方眷屬及長輩,空氣中瀰漫著詭譎的氣息,沒人要開口跟我們寒喧,只能隱約聽到她們私底下悉悉疏疏的品頭論足聲,以及牆上時鐘的滴答聲。

最後看起來像是舅舅級終於開口說:「還有一個小時就要拜別父母的儀式,你們可以去接新娘了。」

去!一個小時?哇靠,妳們家是故宮喔,隔個牆壁的房間而已要一個小時前就進去接??不過當我們起身的時候看到走廊上一群面露淫笑的那堆人......,唉~~別提了。

新娘由於在證劵公司上班,所以要順利接到新娘,我們必須經過四個伴娘以及新娘同事"們"的凌虐加荼毒,據她們理直氣壯的說,越不容易得到手的越香甜可貴,也才會去珍惜。

而為了保持新郎的完整性,所以開江闢土殺敵無數的重責大任,就落在我們其他四位男儐相及一名司機外加也跟來的婚禮顧問身上。

媒人婆當做自己沒事一樣的立刻選邊站在女方陣營那。

總之,在整個匪夷所思看起來保證是胡鬧的接新娘過程裡,我還好,因為身上的相機可以讓我跟新郎的親屬關係撇清一定的距離,而且我還有著重大拍照任務在身,但胸口的男儐相小紅花別章,卻也讓我喝了三大碗公紅豆湯、做了三十個伏地挺身及仰臥起坐、當眾需用朗讀語氣背一段詩給新娘聽,在我最後朗誦了一段劉禹錫的陋室銘後終於看到新娘。

我還記得另外兩篇,一個是文天祥的與妻訣別書,一個是北朝木蘭詩,但我想還是不要背這兩首比較好。

最後新郎終於走到新娘面前,單跪唱一段歌給新娘聽,我們把新娘接出來開始拜別新娘父母及長輩。

哭?那是一定的!

新娘跟父母長輩哭是溫馨且不捨的,尤其是媒人婆要新娘跟著照唸一段感謝父母這些年的照顧,新郎一定會好好照顧新娘之類的。新娘及新娘父母的淚水更是決堤而下。

不過這種場景也都算是人之常情,怪的是那堆剛剛檔在門前的娘們,竟然也給我啜泣眼角泛淚的直打轉,哇靠,新娘又不是嫁到南部去,然後從此不回去上班,渡蜜月了不起也才請假一個星期不見而已,真是搞不懂女生的心理。

拜別完,到了樓下,新娘女方家的鄰居叔伯鞭炮大隊已經準備好了。

古洋傘竹樓子一樣不缺,紅布地毯從電梯延伸到禮車那邊,這時候我可以體會到女方家長從上到下包含鄰居叔伯,那種注重禮節甚至堅持的心情,從小看到大的小女娃現在終於也長大成人。

大家閨秀的要出嫁,從此之後就成為別人家的媳婦,感覺到她們藉由如此傳統而特意繁瑣的禮俗,來表達出最後心中那種不捨及欣慰。

我深深的就可以感覺到……幹!我被鞭炮炸到腳啦!

又不是開市,哪來那麼多鞭炮啦!!

to be continued......


攝影 / 文字  李傑瑞
 
 
評論: 2 | 引用: 0 | 閱讀: 4338
karen [ 2008-03-27 10:52 | 回覆 | 編輯/刪除 ]
想當年因為-----
(一)是人緣好(二)是學過攝影(三)是長相不會太出色,以免搶了新娘的丰采,所以我當了6次伴娘還沒把自己嫁出去,從此再也不接單了----
李傑瑞 [ 回復於2008-03-27 17:02 | 編輯/刪除 ]
想當年因為-----
(一)喜歡攝影(二)我會攝影(三)會攝影又會開車,所以我也當了三次的攝影師跟伴郎耶^^!!
  • 1 
發表評論
暱 稱(*): 密 碼:
網 址: E - mail:
驗證碼(*): 驗證碼圖片 選 項:
內 容(*):